快捷搜索:  as

【连载】八零那个年代——第二十九章 弹溜溜(

八零那个年代

目录    【连载】八零那个年代——目录

上一章【连载】八零那个年代——第二十八章 弹溜溜(一)

没有富丽的辞藻,没有跌荡放诞的情节,没有翻转的终局。但,有一幕幕的回忆,有一丝丝的怀念,有一阵阵或伤感或甜美的情绪。从八零那个年代走过,我们都邑有一个属于那个年代的故事!

“哎,于童,一路玩吧!”看着于童在一边上看了一下子,刘权对着于童说。

“反面你们玩,你们尽耍赖!”于童说。

“少他妈的放屁,你才耍赖呢!是你玩不过我们,怕输吧!”胡浩一听于童说他们,一下就生气,瞪了于童一眼说。

“对,你少放屁,是你不敢和我玩吧,再说你有溜溜吗,是不是都已经输光了,只能在一边看热闹了!”胡明也瞪了于童说,说完之后他就哈哈的大年夜笑,然后胡浩和刘权也随着笑了起来。

“去你妈的,谁没有溜溜啊,就你们玩的那些破玩艺儿,我都不稀得要!”于童不屑的看了地上那几个破溜溜说。

“哎呀,嘴还挺硬,你有吗,有拿出来看看!”胡明也不屑的看了于童一眼说。

“美的你们,才不给你们看呢!”于童拿眼睛一剜胡明说。

“对了,据说你爸从集上给你买了几个花拉瓣,拿了来看看!”胡浩对付童说。

“才不给你们看呢!”于童一副瞧不起他们的样子,然后回身就要走,“真没意思,我回家了!”。

“哎——别走啊!”胡明一把拉住了于童,“是你在骗人吧,你肯定没有!”

“对,肯定是你在骗人,你压根就没有!”胡浩也在一旁咐和说。

“狗才骗人!”于童最怕激将法,他一听胡明说这种话就有些按纳不住了,一下就从裤兜里掏来了几个“花拉瓣”,“你们看,是不是在骗你们!”

胡明、胡浩和刘权一下就聚了过来,往于童手里一看,三小我的眼睛一会儿就大年夜了一圈。真是太漂亮了,圆圆的、光亮亮的玻璃球里而嵌着三四片不合颜色花瓣似的器械,花里忽哨的,真是太好看了。

“看完了吧!”三小我刚把眼睛睁大年夜了,于童又顿时把“花拉瓣”迅速的揣进了裤兜里,“看完了,你们就干眼馋吧,我回家了!”于童已经看到了三小我的那六只大年夜大年夜的眼睛,心里便是一阵美美的感到,一下就在这几小我中有了一种良好感。

“哎,你别走,咱们玩几把,这回我们绝对不带耍赖的!”看着这么好的溜溜胡浩心里也是一阵阵的痒痒,哪舍于童就这么走了。

“对,别走啊,和我们玩两把!”胡明也是一样心里痒痒的。

“不玩,你们的那几个破溜溜,我赢过来了,也得扔了,还不如不玩!”于童不屑的说。

“别尽吹法螺逼,就你那双臭手,还想赢我们,别说那么多没用的,不敢玩就说不敢玩的,怯弱鬼!”胡明一撅嘴,一副看不起于童的样子。

“少放你妈的屁!”胡明的这句把于童说得有些生气了。

“那你就别嘴上会气,有能耐取出几个来,咱们玩俩把,看我不把你的花拉瓣全赢过来的!”胡明接着说。

“对,有能耐就玩两把,是骡子是马就拉出来遛遛!”胡浩也在一旁帮腔。

“玩就玩,谁怕谁呀,我把你们那几个破溜溜赢过来用石头全砸烂了!”于童的火气被胡明和胡浩激将了起来,然后从兜里取出来了几个“花拉瓣”,二心想,就可这几个玩几把,假如然玩不过人家,这几个输了就不玩了,如果赢了就再多玩几把。

所谓的溜溜实际上便是玻璃球,土法才叫溜溜。那时刻弹溜溜是孩子们中心异常盛行的游戏,险些每一个从那个年代走过童年的人都是玩过的,而且外面上看这种游戏是男孩子们的游戏,但无意偶尔候有一些女孩子不只也爱好玩,而且玩的异常好。不过现在却很少有人玩了,就算是在屯子子也很少见,就连去镇上赶集也可贵见到一个卖溜溜的,就算有卖的上面也是一层的尘,一是这个利薄小贩都不爱卖,二是切实着实也没若干人问津了,基础上没有买主。这种游戏的措施再简单不过了,在一片对照平坦的地方,把大年夜的“紫炮子”往地上一放,再用脚把“紫炮子”使劲的踩到地里面去,然后把大年夜的“紫炮子”从地里面挖出来,这样在地面上就出来了一个小坑。然后用同样的措施在相近再挖上四个小坑,加在一路一共是五个,当然也会有出花样的,挖上更的小坑,但大年夜多半还都是五个小坑。然后在近来的坑前大年夜约有二米阁下的地方划上一个横线。玩游戏的人就都站在那条横线的后面,把自己的溜溜一路的向第一个坑扔出去,看谁的离第一个坑近,谁的近谁就第一个弹,然后是第二近的,再依次类推。规则也是很简单,第一是要进攻,第二是要戍守,也便是要只管即便快的把自己的溜溜进完了所有的五个小坑,这叫到“卒业”了,而五个小坑就代表着一到五年级,“卒业”了的这小我就可以击毙其它的溜溜,击中一个,就击毙一个,他也就赢一个。而且在完成自己溜溜进坑的同时,还要尽可能的防止其它人进坑,可以把其它的的溜溜用自己的溜溜击走,而防止那小我的溜溜进坑。这此中假如不是被已经卒业的溜溜击中的,其它的击中,被击中的溜溜都要自动降一级,再从新进前一个坑,而卒业的溜溜就不存在降级的说法了,别人只能将卒业的溜溜只管即便的击远,而避免被其击中。这个游戏中,在降级的历程中很轻易耍赖,由于坑有五个,假如多几小我玩,无意偶尔候记着了这个就忘了那个,以是那些“心数不正”的人就爱耍赖。

这便是那时小同伙们乐而不疲的游戏。要说于童玩这个虽然不是高手,但也不是熊手,但本日要面对是一个叫胡浩的,这个小孩子可是远近驰誉的弹溜溜高手,再加胡明和刘权避免不了他们会集股,然后于童被他们把火气给激将上来了,情绪上的不稳定也自然会影响他的发挥。还有便是胡明、胡浩他们玩这个原先就爱耍赖,他们说不会耍赖是包管不了他们真的不耍赖的,以是有几回降级,于童有些含混了,都被他们给赖以前,也给于童气坏了。是以,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于童的败局。但输完了最开始从裤兜里取出的那几个之后,于童的火气更盛了,心想输得大年夜可惜了,这么好的器械怎么给他们呢,一下要赢回来。大概这便是一种掉态的赌钱生理吧,在这种心里的影响下是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。结果是于童越玩越气,越玩越输,越玩越想把输的赢回来,这样就肯定玩不过他们了。

上一篇

目录

下一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